第34章 東陵前,馬蘭峪,黑吃黑(2)

王紹義一直留在後隊,不在第一波打擊範圍内。槍聲一響,他就飛快地跳下馬來,掏出手槍,朝着府君山上望去,臉色陰沉如才從墳墓裡爬出來的僵屍。在王紹義的想象裡,他們所能遇到的最大抵抗,也就是阿和軒那幾十個前清兵丁,可眼前這射擊的密度、進攻的節奏、專業的設伏手法,顯然是職業軍隊。

而在這附近的,隻有孫殿英的第十二軍。

老子什麼時候招惹過他們了?王紹義腦海裡劃過一絲疑惑。但此時他身在戰場,無暇去找罪魁禍首。他揮着手槍,大聲讓周圍的士兵冷靜下來,試圖恢複秩序。

他的想法是組織兩支敢死隊,朝兩側的山坡側面迂回,去兜埋伏部隊的屁股。這些土匪好不容易集結起來,在兩個小頭目的帶領下嗷嗷地朝山坡上沖去,可很快一聲巨大的轟鳴在隊伍中爆炸,五六個士兵和沙土被高高抛起。剩下的人抱頭鼠竄,往回折返,不料炮火也立刻延伸過來,準确地在人群中開了花。

四一式山炮?

王紹義的嘴角抽動一下。孫殿英連這玩意兒都帶來了?看來這不是遭遇戰,他們早有準備,處心積慮等老子上門啊。

山炮的轟鳴,徹底駭破了那群土匪的膽子。他們在正面戰場跟奉軍對抗,可以悍不畏死。可這些人今天出門,是為了去東陵發财的,現在心理一有了落差,士氣頓時潰不成軍。迫于“惡諸葛”的淫威,大部分士兵暫時還不敢轉身逃掉,可人人都眼神惶惑,他們趴伏或半跪在地上,曲着身子,即像是為了躲避子彈,又像是為了安撫自己越發強烈的驚慌。

“惡諸葛”知道,一旦麾下士兵出現這樣的眼神,說明距離崩盤已經不遠了。他望着傷亡慘重的前隊和士氣大挫的後隊,心中憤懑,可想而知。他掃視一圈,最後把視線凝在了一輛馬車的下面。

許一城環抱着海蘭珠,正躲在馬車下方的雙輪之間。王紹義突然想起來了,剛才槍聲一響,許一城立刻拽着海蘭珠滾到大車底下。他的反應不可謂不迅速——隻是,太迅速了。

正常人碰到這種事,應該先是驚愕、呆滞,去尋找槍聲的來源,判斷出周圍的危險程度後,才會找地方躲藏。而許一城一聽槍聲,二話不說就朝車下躲,這隻能說明一件事,他早就知道這裡有伏擊。

說不定,根本就是這個混蛋設下的圈套,從一開始合作這個臭小子就沒安好心。

想到這裡,王紹義眼神裡頓時殺意盎然,他“惡諸葛”什麼時候被人這麼耍過。王紹義磨了磨牙,抄起手裡的槍,暴戾之氣噴薄而出。豁出去多死幾個弟兄,也得先把這一對狗男女弄死——不,不能弄死,而是活着捉回去,讓他們生不如死!

戰場上依然子彈橫飛,孫軍的火力朝着這邊延伸,馬蘭關前黑壓壓地躺着一片屍體。王紹義卻不管不顧,邁着大步朝馬車走去。許一城一擡頭,看到他目露兇光,知道“惡諸葛”已經知道真相了。一個慣稱“諸葛”的人被人耍了,那麼殘留下來的,就隻有一個“惡”字了。

“等一下我設法擋住他,你先跑。”許一城對海蘭珠說。海蘭珠卻搖搖頭:“要走咱們一起走。”

“他最恨的是我,我留下來,不會有人去追你。”

“我不允許你去做蠢事。”海蘭珠緊緊抓住他的胳膊。

王紹義獰笑道:“兩位還是那麼膩味。”然後他緩緩地擡起了手裡的槍。

就在這一瞬間,許一城的身體動了。他剛才刻意調整了姿勢,身體前傾,右腿像彈簧一樣蜷縮起來。王紹義一舉槍,他右腿一彈,整個人迅猛地沖向“惡諸葛”。而今之計,唯有挾持住王紹義,堅持到孫殿英的軍隊抵達,才是唯一生存之路。

可讓許一城大為驚訝的是,他快,有人比他還快。

一個嬌小俏麗的身影“唰”地從側面超過許一城,重重地撞在王紹義的腹部。王紹義隻盯着許一城,沒料到海蘭珠突然暴起發難,而且身手這麼敏捷,一下子被她撞得倒退了好幾步,手裡險些握不住槍。

“好哇,你們可真行!”王紹義氣得差點笑了。在許一城身上看錯了不說,連這個小娘們兒都看走眼了。海蘭珠卻不答話,近身纏鬥,不讓王紹義有出槍的機會。

周圍的土匪看到自己的首領被打,紛紛鼓起勇氣,呼喊着圍過來。正在這時,一個人從斜裡猛撲過來,出手剛猛迅捷,接連打倒三四名土匪,然後穩穩擋在了許一城的身前。

“克武?”許一城驚訝道。

來的人正是黃克武。伏擊戰一打響,他就從山坳裡跳了出來,冒着槍林彈雨鑽入敵人隊伍。土匪們猝遇伏擊,一片混亂,根本沒人注意他。黃克武一邊穿行于戰場,一邊尋找許一城的蹤迹。海蘭珠沖出來的時候,他恰好趕到這一帶,看到許一城要被圍攻,毫不猶豫地出手。

“孫軍座說他的主力正在迂回,很快就能把這一夥人包餃子。”黃克武興奮地對許一城喊道。

許一城不知他這是故意虛張聲勢還是确有其事,但周圍土匪聽到這一句話,士氣都大為動搖。本來跟海蘭珠正打得難解難分的王紹義,也有了退縮之意。報仇固然重要,但自己性命更加要緊。

海蘭珠突然後退幾步,兩人順勢分開。黃克武趁這個機會高高躍起,跳到馬車上搶過轅馬缰繩,大吼一聲:“上車!”海蘭珠和許一城很有默契地同時爬上車去。黃克武随手拿起一把短匕首插入馬臀,轅馬哀鳴一聲,帶着大車發足狂奔。

王紹義這時才意識到,自己又被騙了。他氣得要發狂了,擡槍連連扣動扳機,子彈擦着三人的頭皮飛過,險象環生。馬車毫不停留,撞開後面的匪兵,向着來路方向急速跑去。王紹義呼喝周圍的土匪趕緊開槍,絕不能讓這些混蛋逃走!

幾名土匪戰戰兢兢直起身子來,剛要瞄準射擊,“哎呀”一聲,全都一頭栽倒在地。他們身後,槍聲越發響亮。孫殿英的部隊已經殺上來了。這種兵匪根本沒有頑抗的決心,傷亡一大,就成了一片散沙,調頭就往外頭跑,跑了個漫山遍野。孫殿英的兵雖然戰鬥力不強,但好歹也是上過戰場的,紛紛躍出攻勢,去搶奪屍體上的财物。現場一片混亂。

王紹義眼見馬車跑遠,大勢已去,隻得咬牙傳令撤退。前隊的人顧不得了,先逃得自己性命再說。

這時一個傳令兵連哭帶喊地從後頭跑過來,嘴裡叫着不好了不好了。王紹義一問才知道,平安城被孫殿英的兵給端了,鎮守城中的馬福田戰死。王紹義眼前一黑,咬牙切齒道孫殿英你好狠毒。他定了定神,說不追了,趕緊走!

他做慣了流寇,這種失敗雖然傷筋動骨,但最多是回歸盜匪老本行。隻有一個疑惑,一直盤旋在王紹義的腦子裡。

“許一城到底跟我有什麼仇?至于這麼算計老子!”

王紹義真是想不明白。承銷東陵古董,這是多大的好處!海蘭珠那漂亮娘們兒,他力主撮合,替兩人捅破了窗戶紙,給他們辦了事,這是多大的福氣!他怎麼就這麼算計老子呢?他一邊逃,一邊恨恨地看向馬車奔走的方向,眼神裡除了憤怒,還帶着一絲絲委屈。

王紹義回過頭去,看到馬蘭關那巍峨的城牆,過了這道牆,就是東陵,就是享不盡的榮華富貴。近在咫尺,可又遠在天涯。

奶奶的,老子早晚有一天會回來!他心想。

付貴遠遠聽到了炒豆般的槍聲,知道孫殿英那邊已經動手了。

在離他不遠的地方,押送姜石匠那八個護衛也聽見槍聲了。他們彼此對望,有些不知所措。這些護衛得到的命令是押送姜石匠到馬蘭峪的關前,可沒說如果打起仗來該怎麼辦。于是整個隊伍停止了前進,八個人在交頭接耳,看是先派人去看個究竟,還是按原計劃趕過去。

付貴撥開樹葉,輕手輕腳,無比謹慎地一步步接近他們。當距離拉近到一定程度的時候,付貴突然跳出來,大吼一聲:“姜老頭,去死吧!”

那幾名護衛看到一個人突然蹿出樹叢,大吼着要殺姜石匠。他們定睛一看,原來是姜家的三外甥,大概是因為之前村裡吵架懷恨在心,年輕人氣性大,這是特意來報複吧?

于是護衛們沒有特别緊張,隻是下意識地聚在姜石匠四周,想要保護他别被閑人傷了。而姜石匠聽了這一聲呼喊,卻二話不說卧倒在地。

付貴從背上取下一個土噴子,“轟”的一聲,一大蓬鐵砂鋪天蓋地朝着他們過去。

這是付貴在村裡買的,這玩意兒做工粗糙,精度差,射程近,不過如果拉近距離被轟中的話,就算是野豬也會受不了。那八個人聚在一起,一下子全被鐵砂擊中。雖然不緻命,但這玩意兒打在身上,可以讓人疼得在一瞬間喪失反擊能力。

趁着護衛們痛苦萬分不及反應的空擋,付貴把鐵噴子一扔,掏出自己的手槍來。這是一把條約版的毛瑟C96,二十響,是他的私藏。槍裡早就壓滿了子彈,他邁步走近人群,擡手就打,彈無虛發,每槍必瞄着人腦袋打,一槍一個。隻是十幾秒工夫,那八個護衛全都躺倒在地,腦袋上各帶一個彈孔,血流潺潺。

姜石匠哪見過這種陣仗,趴在地上瑟瑟發抖。之前這位“三外甥”告訴他,可以從土匪手裡救他性命,兩人先合演一場吵架的戲,然後約定無論走到哪裡,隻要一聽見“姜老頭,去死吧!”這句話,就立刻卧倒。可姜石匠沒想到,這位“三外甥”出手這麼狠,一會兒工夫就拿走了八條人命。

付貴檢查了一圈屍體,确認都死了,然後俯身把姜石匠拽起來。

“跟我走。”

姜石匠擡起頭來,含混的雙眼滿是驚恐。付貴以為他是餘驚未消,想再去拽他一下。不料姜石匠顫抖着擡起胳膊,朝付貴身後指去。

下一秒鐘,付貴感覺到後腦勺被一個重物狠狠砸中,眼前一黑,徹底失去了意識……

黃克武駕馭着馬車,在大路上狂奔。周圍路上零星還有一些散兵,不過他們要麼是已經駭破了膽,顧不上管,要麼是以為這馬車上的人也是前線潰逃下來的,總之馬車一路暢通,無人攔阻。

許一城和海蘭珠靠在車後,兩個人都大汗淋漓,大口喘着粗氣。能從“惡諸葛”手裡逃生,也算是件不大不小的奇迹了。

許一城的腦袋被流彈擦中,受的是皮外傷,不過血流出來糊了半個腦袋,看起來煞是吓人。海蘭珠從腰間掏出一塊布,要給他擦拭。許一城卻擺了擺手,從懷裡拿出那塊大白手帕,捂住了傷口。潔白的手帕上很快就沾滿了污血,看上去觸目驚心。

“你的身手可真好,比我都強。”許一城對海蘭珠笑道。海蘭珠從他的語氣裡聽出了淡淡的疑惑,微微一笑:“宗室就是這麼訓練我的。”

“他們為什麼要這麼訓練你?”

“恐懼。”海蘭珠道,“自從溥儀遜位以後,宗室就一直處于恐懼之中,三百年的養尊處優,把這些人養大了架子,養短了眼光。等到這一切都失去以後,他們發現自己已經沒辦法像正常人一樣生活,于是陷入了深深的恐懼之中,缺少安全感。”

許一城敏銳地注意到,她說的是溥儀,不是皇上。

海蘭珠道:“所以像我這樣的宗室之後,都被送去國外接受特别培訓,國内的八旗子弟爛到了骨頭裡,根本指望不上。”

“指望什麼?難道還想再弄出一個張勳?”許一城道。

“怎麼可能?”海蘭珠輕笑,“他們一直害怕會被打擊,會被報複,所以希望能多點自保之力罷了。”

許一城道:“如果他們擺不正自己的位置,不能接受中華民國普通一民的身份,那麼發生什麼事情也是活該。”

“哎,說起來,他們對一城你如此盡力保護東陵,倒是十分滿意呢。我想就算你現在去提親,他們也會欣然應允。”海蘭珠大膽地看着他。許一城把視線轉移開:“我所作所為,與宗室無關。隻是不想助長盜墓氣焰,傷我國文化之本罷了。”

“隻是這個原因?”

許一城沒有回答,他突然站起身來,朝着一個方向對黃克武說道:“那個人,是一鳴嗎?”

黃克武視力好,他瞪大了眼睛一看,騎在馬上的果然是劉一鳴,後頭還有一個藥來,正和馬車相對奔來。他連忙揮手呼喊,很快劉一鳴撥轉馬頭,來到馬車前。那馬跑得渾身是汗,一停住腳步,四蹄一軟頓時跪倒在地,口吐白沫。

劉一鳴和藥來從馬上連滾帶爬地下來,一見許一城滿頭是血,吓了一跳。

許一城寬慰道:“皮外傷,不妨事。王紹義已經被打散了,我們也從亂軍中逃了出來,事情已經結束了。”

劉一鳴喘着粗氣急道:“不,許叔,還沒結束!”

“嗯?”許一城一愣。海蘭珠和黃克武也湊了過來。

劉一鳴使了個眼色,藥來連忙從懷裡掏出一個煙土筒子:“您知道這煙土是誰的嗎?是孫殿英的!”

“這我知道。他自己抽,還讓譚溫江運了一批到北京。”許一城回答道。

“那您知不知道,他不光隻是販賣煙土,還自己生産煙土。這鷹牌,根本就是孫殿英的牌子!”藥來道,“這牌子本來叫作殿鷹牌,後來才改的名字!”

藥來畢竟在煙土圈裡混過,稍一打聽,就知道這些事了。許一城聽到這裡,倒吸一口涼氣。生産煙土和販賣煙土是兩個不同的概念,煙土生産成本極為低廉,其耗費主要是在運輸上,如果一個人既掌握了生産,又有軍隊可以販賣,那麼利潤将極其巨大。沒想到孫殿英手裡還掌握着這麼一個聚寶盆,難怪可以左右逢迎,屹立不倒。

藥來有點不好意思地抓了抓頭:“您還記得我最後一次抽的那玩意兒‘一顆金丹’吧?”

許一城點點頭。

藥來道:“日本人在大連的工廠,一直在向華北傾銷‘一顆金丹’。‘一顆金丹’的價格,快和鷹牌平齊了。那玩意兒比鷹牌好抽,價格還差不多……”劉一鳴接口道:“而且主持此事的,正是和支那風土考察團有千絲萬縷關系的芹澤株式會社。”

聽到這裡,許一城臉色一下子變了。他已經聽出來劉一鳴話中的含義。“一顆金丹”的傾銷,會把鷹牌從市場上徹底排擠出去。鷹牌一失,孫殿英手裡最重要的财源就枯竭了。

他在馬伸橋的時候,已經覺察到,孫殿英的軍隊已經缺饷半年,快要嘩變了,要不然他也不會去襲擊李德标。孫殿英已經窮到要直接運煙土去北京城裡去打通關節,可見手中壓貨太多,滞銷無法變現。

而這些煙土,在北京居然很難出手,隻能堆積在辦事處院子裡——說明市場環境變得十分惡劣。

可以說,孫殿英被日本人的這一手傾銷策略打得窮途末路。

在許一城原來的推理中,一直缺失重要一環,找不出支那風土考察團對東陵下手的辦法。這不是幾個教授能辦到的,非得是大批人馬才行。許一城本來猜測他們或許會借助王紹義的力量,從現在看來,這個人選應該是孫殿英。

芹澤商社以煙土為武器,斷絕孫殿英的财源,然後支那風土考察團再找上門來合作,給這頭快餓瘋了的惡狼一個希望。看來堺大輔那幾次拜訪孫殿英,根本就是醉翁之意不在酒,難怪孫殿英一臉不爽,卻不敢下重手把他攆走。

許一城想到這裡,面色鐵青。如果劉一鳴這個推測是對的,那現在的情勢,可真是危如累卵了。孫殿英搞定了王紹義後,很有可能會被堺大輔撺掇着去挖東陵。

這才真是豺狼剛去,餓虎又來。

“沒事,我們還有機會。我讓付貴去救姜石匠了。沒有他指引,孫殿英一時半會兒根本找不到墓道的門。現在蔣介石和其他高級官員就在北京視察,他不敢耽擱太久鬧出大動靜……”

“那我們該怎麼辦?”劉一鳴緊張地問。

許一城拍了拍劉一鳴的肩膀,擡頭望天,那兩道剛才在生死之間都不曾顫動的雙眉,此時終于擰在了一起。

“維禮已為此犧牲自己性命,接下來,就看我的了。”

發表評論

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。